cc环球国际官网
报告研究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报告研究 > 分析报告 > 正文

中国分省份市场化指数报告(2018)

  • 来源: 未知
  • 文章作者:未知
  • 发布时间:2019-04-24
  • 点击量:

2019年4月24日,由国民经济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北京共同发布了《中国分省份市场化指数报告(2018)》。

自1978年以来,我国经济体制经历了多方面的改革,基本上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向了市场经济体制。这些改革极大地焕发了经济活力,加速了经济增长,使过去4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均增长率达到9.5%;中国从人均GDP不到200美元的低收入国家成长为人均GDP约8800美元的中等收入国家;经济总量上升到世界第2位;居民收入实现了大幅度提高,福利大为改善,数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了绝对贫困。中国经济能够实现如此大的进步,最根本的条件就是市场化改革。

但市场化改革并未完成,还有很多方面改革不彻底。我国目前的市场体制仍然是不完善的,而且经历了进进退退。市场在一些方面的资源配置中并没有起到决定性作用。尤其是在过去某些时期,政府对市场的行政干预有所上升,经济中的不公平竞争现象有所增加,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有所减弱,收入分配出现恶化。这些导致了经济结构失衡和增长动能减弱,使经济面临重大挑战。

中共中央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十九大报告中都提出,要全面深化改革,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这一改革还没有到位。重振市场化改革,是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最重要任务。

作为国民经济研究所的最新课题成果,报告对过去一个时期我国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以下简称各省份)市场化改革进展的总体情况和不同方面的进展情况进行评价;发现进步,找出薄弱环节和制约因素,评价不同方面的得失,衡量各地区的市场化相对进程;为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为决策和改善政府工作提供参考,为学术研究提供数据,为企业经营者、投资者和广大读者提供背景情况。

中国市场化指数课题从2000年开始进行,至今已经持续了19年。到上一个报告(2016年报告)为止,已出版了7个报告,报告系统地分析和评价了全国各省份的市场化相对进程。本报告是该课题的第8个研究报告。

中国市场化指数由五个方面指数组成,分别反映市场化的某个特定方面。它们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非国有经济的发展、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治环境。为了全面反映市场化各个方面的变化,每个方面指数由若干分项指数组成,有些分项指数下面还设有二级分项指数。报告中称最低一级的分项指数为基础指数。本报告中的市场化指数体系由18项基础指数构成。为了保持市场化指数的客观性,基础指数的计算全部基于权威机构的统计数据或企业调查数据,不采用由少数专家根据主观评价打分的方法,并尽量避免采用不可靠的数据。

我国市场化进展2008年以后有所放缓,“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值得关注

报告中市场化总指数显示,我国的市场化进展在2008年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放缓、停滞甚至下降,2012~2014年进展相对较快,2014年以后进展再次放慢。分省平均得分在2008年为5.45分,2010年降至5.41分,2011年轻微回升到5.55分,2014年上升到6.50分,比2010年提高了1.09分。2016年继续缓慢上升到6.72分,但只比2014年提高了0.22分。2016年与2008年相比,市场化总指数提高了1.27分。其中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进步较快,分别提高1.80分和1.52分,东北地区和西部地区进展相对较慢,分别提高了0.90分和0.80分。就市场化相对程度而言,东部地区仍然显着高于其他地区,西部地区仍然比较落后。

分市场化的不同方面来看,“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2008~2016年明显下降,平均得分下降了1.30分。这方面的下降延缓了市场化的总体进程。

其他方面指数均有程度不等的上升。其中,“非国有经济的发展”呈稳步上升的态势,平均得分上升2.42分。“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平均得分上升2.11分,“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治环境”平均得分上升2.93分。这三方面的改善在这一时期推动了市场化进步。“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进展相对缓慢,其平均得分只上升了0.19分。“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和“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治环境”的平均得分在2008~2011年也有停滞甚至下降的情况,两者的上升主要发生在2011年以后。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的市场化评分下降,主要原因是政府配置资源的比重上升、政府对企业干预程度的增加和政府相对规模的扩大,削弱了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该趋势一直持续到最近时期。

以政府支出衡量,2008年全国各省份政府支出合计(含政府性基金支出,不含中央预算支出)占各省份GDP的平均比重为25.7%,2016年上升到34.8%。以政府规模衡量,2008年各省份公共管理部门就业人数占本省人口数的平均比重为1.01%,2016年上升到1.38%。

报告进一步指出,近几年随着财政货币双宽松的刺激政策退出、大力度反腐和结构调整,报告观察到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稍有改善。但2016年各省份政府支出占GDP的平均比重和公共管理部门就业人数占人口的平均比重与2012年相比仍然略有上升。

另外,企业调查数据表明,企业对行政审批手续方便简捷情况的评价在2008~2012年也在下降,显示政府干预市场的程度增加了。2016年该评分有所回升,但仍低于2008年的评分。

浙江市场化评分超过上海跃居第一,北京从第五降至第七

按各省份的市场化程度排名,2008年市场化总指数排名前五位的省份依次是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和北京,2016年排名前五位的依次是浙江、上海、广东、天津和江苏,排序稍有变化。2016年浙江评分超过上海而排到了第1位;北京则从第5位降到第7位,主要由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以及“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方面有较大幅度下滑;天津则从第8位升至第4位,主要因为“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治环境”以及“非国有经济的发展”有较明显的改善。

2008年市场化程度排名最后五位的省份(按从低到高的顺序)依次是西藏、青海、新疆、甘肃和宁夏,2016年最后五位依次是西藏、青海、新疆、甘肃和云南,排序变化不大。其中云南由2008年的第22位下滑到2016年的第27位,主要是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及“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治环境”方面退步比较明显;宁夏则由2008年的第27位上升至2016年的第24位,仅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有所退步,其他方面均有所进步。

2016年,排名前10位的省份中,除重庆和湖北外,都是东部省份。排在中间位置的11个省份中,有4个中部省份(河南、安徽、湖南、江西)、东北三省、3个西部省份(四川、陕西、广西)和1个东部省份(河北)。排在后面10位的省份中,除海南和山西外,其他都是西部省份。这说明我国的市场化进程仍然有很大的地域差异:总体上东部地区市场化程度高,西部地区市场化程度低,中部和东北省份大体居中。

2008~2016年,虽然排名有升有降,但除西藏外,其他省份的市场化评分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升幅大于2.0分的有浙江、广东、天津、福建、重庆、湖北、陕西,升幅小于0.5分的有辽宁、贵州、内蒙古、云南、青海。西藏评分出现负增长。这反映出西部地区总体而言不仅市场化程度较低,而且市场化进展速度也明显慢于东部。

全国市场化程度仍存在显着差异:中部地区发展进程较快,东北地区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

我国东部、中部、西部及东北地区之间在市场化程度上历来存在显着的差异。在这一部分中,报告分别对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市场化进展状况进行计算和分析,并以各地区所包含省份得分的算术平均值作为该地区市场化方面指数和分项指数。在本书中,东部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和海南10个省和直辖市。中部地区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和湖南6省。西部地区包括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和新疆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东北地区包括辽宁、吉林和黑龙江3省。分地区的市场化指数评分来自对每个地区各省份市场化指数评分的算术平均值。

2016年按地区计算的市场化总指数得分水平,依次是东部8.67分、中部6.91分、东北6.53分、西部5.05分。中部地区继2014年超过东北地区后,优势进一步扩大。目前中部地区的市场化进程低于东部地区,但好于西部和东北地区。中部和西部与东部地区之间的市场化程度差距近年出现小幅收窄,但东北地区与东部地区之间的市场化程度差距进一步扩大。

通过对四个地区市场化指数标准差的分析,报告发现标准差在2008~2013年逐年上升,从1.54上升至2.19,2014~2016年轻微下降至2.13。这表明,地区间市场化进程并没有出现收敛,其间的差异还呈现出扩大的趋势。特别是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还需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的进程,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重要作用。

从市场化总指数来看,全国平均得分从2008年的5.45分上升到2016年的6.72分,增加了1.27分。在这段时期,市场化在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的进展情况要优于全国平均水平,东部地区市场化指数增加了1.80分,中部地区市场化指数增加了1.52分。市场化在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进展情况则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两个地区的市场化指数分别增加0.80分和0.90分。

近年来在市场化的某些方面,包括非国有经济的发展和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中西部的进程有加快的趋势,与东部的差距在趋于缩小。但在另外一些方面,各地区与东部地区之间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责任编辑:杜万岐)